湖南依万服装有限公司是获得工作服生产资质的服装厂,热诚为江西朋友提供工作服、工服的定做(订做)服务,欢迎江西各地市的客户联系我们洽谈业务。

  • 客服QQ:客服1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2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位置: 春秋装 普通工作服|WA125

普通工作服|WA125

  • 款式编号: 普通工作服|WA125
  • 适用季节: 春秋季
  • 款式优点: 牢固,并且手感好
  • 基本面料: 珠帆、纱卡、工装呢
  • 产品定位: 厂矿企业的普通工作服、工服

更多工作服、工服款式未能通过网络图片展示,请联系我们的销售人员。依万服装热诚欢迎各地市的新老客户来电联系洽谈,电话:0731-22969991,地址:株洲市文化路晨光小区21栋(检察院斜对面)

 

款式说明:上衣为普通式拉链夹克,胸前两只暗口袋加袋盖。常规西裤,胸前及其它地方可绣(印)客户自定义LOGO,面料颜色可任选。

成分/后处理:含棉为35-100%/酵洗,普洗

尺码范围:S、M、L、XL、XXL、3XL、4XL

工艺要素:

  1. 面料手感好,穿着挺直,吸汗且透气,穿着舒适;
  2. 纹路比普通帆布更细腻,质感更好。抗拉强度大,抗磨损力大;
  3. 融入最新的流行元素,做到款式新颖、美观时尚;
  4. 裤子门襟、腰头、档缝、上衣和裤子口袋全部包边;
  5. 所有易开口的部位全部用进口加固机加固;
  6. 布料做工牢固耐用,防污易洗,便于收藏保养;
  7. 所选布料采用活性环保印染,色牢度在3-4级以上,不掉色;

执行标准:

国家纺织产品基本安全技术规范(强制标准)(GB 18401-2003)

一般防护服(GB/T 13661-1992)(工作服强制标准)

茄克衫(FZ/T 81008-2004)

单、夹服装(FZ/T 81007-2003)

棉服装(GB/T 2662-1999)

棉印染布(GB/T 411-1993)

目标群体:

各类单位、工矿企业的员工,适合于春秋季穿着。

 

工作服小常识:

工作服面料的纱支数与针织布的克重有何对应关系?

目前所讲的纱支数大都是指“英制支数”,用英文字“S”表示。它的定义是:在公定回潮率下,重一磅的纱线,它的长度有几个 840 码,就称为几支纱线。纱线越粗,S值就越小,纱线越细,则“S”值越大。即40S/1要比20S/1的纱支幼细。这样,在同种结构的针织布中,纱支越幼细,它的克重(g/m2)就越轻。如 32S/1平纹布成品克重在 135-145G/M2之间,而20S/1平纹布的成品克重在180-190G/M2。

针织胚布在经过前整,煮练,与溶液中的染料结合等一系列化学反应,会吸湿澎化,所以一般都会增重15-20G/M2左右。但会随着原料纤维的选择,织物的构造,染色工艺,染料特性而有一定程度的浮动。如:普梳纱因杂质较多,同种纱支,织物较精梳纱支的成品会较轻;平纹布较罗纹布的线圈构造密实,故胚布与染后的克重相差较罗纹布要小。还有同纱支同种结构的布,织造的密度也会有影响。

 

针织坯布在染色后克重的变化范围大约是多少?

按照理论计算出来的纱支/规格米克重和实际上的大不相同。但同一批生产的面料会因为拉幅定型处理稍有不同, 克重也会偏差不少。当然,从工厂价目表上看纱支,规格,幅宽,克重, 大致可以知道一定的规律。反正算克重的那套方法不会简单。

关联文章

  • 纺织服装出口价格大涨

    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纺织服装行业除面临出口订单减少,还面对着原材料、劳动力和能源等生产要素成本的大幅上升,加上人民币汇率升高以及环保方面的约束,生产加工型企业已没有出路,必须通过提高技术含量、质量和原创品牌附加值,才能保持发展和拥有市场。

  • 大连服装“两条腿”走路找到新方向

    大连服装行业十分注重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全行业逐渐缩减出口,加大内销;众多企业从过去注重拓展规模转向注重研发设计和创建品牌;出口企业既开拓国际新市场,又深耕细作国内大市场;弱势企业向优势企业靠拢,无品牌企业加盟名牌企业,以团队形式征战市场,以合作求共赢。

  • 1~3月纺织上游原料市场行情“忐忑”

    2011年一季度,纺织原料在高位上的走势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谁敢说高位不是高危?

     

        春节前夕,由于各方普遍看好年后行情,国内多数纺织企业备货热情高涨。买盘疯狂涌入,以棉花为首的纺织原料价格一路攀升,大有向前高发起冲击的劲头。但春节过后,国际局势动荡不安、国内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纺织原料市场在持续的推涨波澜中又重新拥有了风险意识,理性思维回归常态。

     

        棉花价格冲高回落,赚钱变赔钱,屯棉的棉商蔫了,涤纶短纤、粘胶短纤等主要化纤品种的行情也每况愈下。随着暴涨时代的落幕,曾经的盛世局面转眼间成了“剩势危机”,不少品种今年的行业库存远远超过去年同期水平。沉重的库存压力、资金压力,让业内人士不得不感叹“这个春天有点冷”。

     

        究其原因,主要在于需求不给力。当能源及原材料价格上涨、用工成本提高再遭遇货币政策连续性收紧,我国纺织工业2011年一季度“很差钱”。由于资金链紧张,纺织业经营活动不断萎缩,传统的备货周期被打乱、单次备货数量也大为缩减。

     

        2月份,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调查显示,我国纺织业PMI指数已连续4个月处在50%以下,而同期我国经济整体却一直处在50%以上的扩张状态。

     

        海关数据表明,我国纺织品出口增速明显回落。1~2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329亿美元,增速13.7%,同比去年回落16个百分点。在经历了1月份出口增长38.8%的超高速后,2月份以-17%的增长速度拽回冷静。1~2月我国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同比增长9.5%,2月份出口增速竟然回落了20%。

     

        虽然四五月份是传统的需求旺季,纺织原料市场的“坚冰”也将解冻。但在全球经济缓慢恢复且充满变数的背景下,纺织出口前景难料。国际金融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国际局势频繁动荡,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继续蔓延,日本地震加大了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这些都构成不确定性因素。

     

        可喜的是内需仍然是纺织行业的主要经济支撑。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我国纺织品服装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22%,而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为16%。商业部重点监测的3000家服装零售企业的零售额增速则高达34%。当然长期快速增长的内需市场也面临着城市发展弊病的挑战。

     

        当需求题材植入宏观局面,之间的抗衡和博弈,难言不会让僵持再飞一会儿!

     


    2011年一季度上游纺织原料价格指数晴雨表 

        一季度先扬后抑 

        棉花——

        旺季意外连续下跌

        补仓有望催生反弹

        在全球棉花供应偏紧的大背景下,棉花大幅下跌的可能性降低。随着新季度播种期的到来和国内棉花相关制度的逐步完善,后市棉花价格下跌空间有限,并有望企稳反弹。

        

        2011年一季度,棉花价格呈现高位宽幅振荡态势。但相对去年的疯狂行情来说,今年的期货市场或许能用“趋于冷静”来形容,而棉花现货市场也演绎着与去年一度火爆异常截然相反的“冰火两重天”。

        1月份,在春节前纺织企业备货热情升温及国际市场棉价走高的影响下,国内市场棉价继续上涨。截至1月31日,中国棉花价格指数(CC Index328级)28682元/吨,环比上涨4.16%,同比上涨92.5%。在国内现货市场稳步上升以及资金推动下,郑棉1109合约强势上行,突破30000大关后进而迅速突破31000、32000,大有向前高发起冲击的可能性。

        春季期间,国际棉花期、现货价格大幅上涨,带动国内市场看涨气氛迅速升温,棉花现货价格再度回升至30000元/吨以上高位。2月中国棉花价格指数(CC Index328级)月均价29795元/吨,环比上涨1842元/吨,涨幅6.6%;同比上涨14890元/吨,涨幅近100%。由于棉花价格较高,纺织企业采购谨慎,高等级棉由于相对稀缺,销售较旺,低等级棉成交则相对清淡。2月郑棉指数先扬后抑,上旬冲至33306元/吨,中旬在现货支撑幅度有限的情况下展开回落,指数值从高点33306元/吨调整至28990元/吨,调整幅度12.96%。

        3月,郑棉整体呈现振荡下行的态势。3月30日,国家八部委发布了《2011年度棉花临时收储预案》,给出托市价19800元/吨,力图在棉花种植面积增加情况下,保护棉农收益。对此消息,期棉市场继续小幅跳水以对,终盘主力1109跌475元/吨收于28400元/吨。原本是销售旺季,但是棉花价格却意外连续下跌,整个市场被阴霾所笼罩。

        业内人士认为,棉花销售遇冷主要是由于棉花价格过高和其他成本高企使下游企业无法承受,但纺织企业在五六月份会有补仓需求,如果市场能重新活跃,棉花价格也将再度反弹。

        

        一季度,外棉走势整体要强于国内市场。

        1月,美国经济数据逐渐好转,美联储表态将在未来较长的时间内继续维持低利率,同时欧洲债务危机有所缓和,美元经过短暂上涨后再度下滑,支撑大宗商品走高。当月,纽约棉花期货3月合约结算价151.72美分/磅,较上月上涨8.09美分/磅,涨幅5.6%。进口棉中国主港到岸报价按1%关税计算为30203元/吨,较上月上涨1128元/吨,涨幅3.9%;按滑准税计算为30478元/吨,较上月上涨1117元/吨,涨幅3.8%。

        2月,美棉先强后弱,大幅波动。受全球农产品价格上涨带动,美棉指数从月初的152.96美分/磅先涨至18日的186.70美分/磅,涨幅22.06%。之后逼仓失败,开始回调,回调至低点152.73美分/磅,回调幅度18.19%。2月ICE期棉近期合约均价185.39美分/磅,较1月上涨4290点;中国进口棉价格指数月均价214.67美分/磅,较1月涨43.79美分/磅。

        3月,美棉主力合约顺利转移到5月交割的合约上来。在换月的过程中,由于美棉出口签约和结算价格难定,美棉曾多次出现停板,但整体仍在180~220美分/磅的区间运行。截至3月31日收盘,美国棉花一季度期货累计涨幅38.3%,为2010年以来表现最佳的商品。



    一季度强势难续

        
        涤纶短纤——

        部分企业库存超万吨

        终端需求萎靡成纠结

        今年涤纶短纤及再生涤纶短纤总体产能扩充偏多,大规模的产能如果没有足够的需求相对应,过剩问题或将再次凸显。目前,化纤工厂经营濒临亏损边缘,由于产销持续不畅,使得部分厂家库存在万吨以上,尽管纷纷降价销售,然而实际成交仍显凄凉。缺乏实质性利好支撑,近期市场或将仍在夹缝中艰难运行。 

        今年一季度,国内涤纶短纤市场走势愈发扑朔迷离,呈现出“淡季不淡、旺季不旺”的特征。

        1月份,单边上行。元旦假期过后,国际原油高位振荡,聚酯原料PTA、MEG强势上扬,涤纶短纤市场涨价意向强烈。前期化纤产业链延续近一个月之久的清淡行情使得下游厂家原料库存不多,加之年底备货刚性需求显现,涤纶短纤市场量价齐升的局面再现。在成本、需求双引擎的推动下,涤纶短纤价格轻松越过14000元/吨、直奔15000元/吨大关。

        2月份,冲高回落。春节刚过,下游纱厂开工尚未恢复,涤纶短纤价格却扶摇直上。节日期间美棉大涨,年后开盘棉花上扬势不可挡,聚酯原料亦是一路高歌,加之聚酯工厂产品库存量相比往年偏低,于是涤纶短纤行情节节攀高。至2月中旬左右,涤纶短纤1.4D*38mm江浙市场高端报价上涨至15600元/吨现款出厂,商谈重心集中于15100~15300元/吨现款出厂,相比1月初12700~12900元/吨的主流成交价格,上涨幅度为18.7%。然而进入下旬之后,市场却转而陷入僵持格局。原因主要在于需求面疲软。由于招工困难加之成本高企,下游纱线工厂开工率较长时间一直在低位徘徊,从而反过来抑制了对原料的消费。

        3月份,振荡下行。阳春三月,涤纶短纤市场踯躅不前,随着生产企业库存压力不断升高,市场信心也日益回落。涤纶短纤1.4D*38mm江浙市场商谈重心从2月底的15000元/吨现款出厂回落至14300~14500元/吨现款出厂,下跌幅度在4%左右。3月份以来,化纤纱行情也下滑不止,纯涤纱T32S由月初的21000~22500元/吨现款出厂回落至19800~20500元/吨现款出厂,下跌幅度在14%左右。业内人士认为,由于产品滞销,纱线企业后续不乏出现减产或限产的可能,整个产业链的纠结点仍是终端需求萎靡。

        

        粘胶短纤——

        企业出台月结保底政策

        产销回落至2~3成水平

        受益于棉花,1月份粘胶短纤价格稳步提高。但自2月中旬开始,市场成交量每况愈下,行业库存水平日益拉升,逐步逼近安全警戒线。在高库存压力下,3月份不少生产企业出台月结、保底等相关政策,但也只能在无人买单的窘境中“裸奔”。    

        

        在疯狂棉价的助力之下,1月份国内粘胶短纤市场一路上扬,先后突破25500元/吨、26000元/吨、26500元/吨重要关口。节前最后一周,虽然受春节放假气氛及运力影响,粘胶短纤市场成交量有所萎缩,然而在低库存、高成本的支撑下,粘胶企业惜售心态明显,甚至一度暂停签单。

        春节之后,因用工形势紧张,下游人棉纱厂开机率恢复迟缓,市场处于半休市状态。尽管市场成交量并未形成规模,但在上游棉短绒、棉浆粕价格大幅拉涨的作用下,化纤工厂纷纷上调产品报价。截至2月15日,粘胶短纤1.5D*38mm市场主流价格在27500元/吨或略偏上水平,个别较高28000元/吨以上有小量成交。

        受此鼓舞,粘胶短纤行业酝酿再次集中提价。2月19日,行业经营会议于萧山召开,与会代表达成共识,周内执行价不低于28500元/吨、月底目标价29000元/吨。2月21日,山东海龙、唐山三友、澳洋科技、萧山富丽达等企业相继将报价上调500元/吨至28500元/吨。然而受棉花调整影响,市场信心受到严重打击大,新价位成交寥寥,市场产销回落至2~3成的低位水平。

        进入3月,粘胶短纤市场进入下滑通道,商谈重心不断下移。由于在前期追涨的过程中,下游人棉纱厂大量补仓,手中普遍已有1~2个月的原料库存,短期入市采购意向不足,个别化纤工厂开始出现单日零产销的惨淡。临近月末,虽然市场主流报价维持不变,但实际商谈重心逐步走软至26500~27000元/吨,零星成交已经向26000元/吨逼近。因连续产销不畅,化纤工厂库存压力越来越大,行业整体库存上升至20~25天水平,个别较高已超过一个月。